當前位置:首頁 > 醫學進展 > 血液 > 正文

CAR-T的現狀和未來

 CAR-T(T細胞嵌合抗原受體)作為一種免疫細胞治療方案,在全球范圍內吸引了包括學者、醫生、患者、投資人的大量關注。然而CAR-T具體是什么,它的背后有什么樣的故事、目前的研究狀況如何,未來又將走向何方呢?且聽小編為你慢慢道來。

 
CAR-T帶來的新曙光
■自古以來,人們不斷地與癌癥進行斗爭。科學家們考古發現的木乃伊是死于癌癥,敬愛的周總理死于癌癥,報紙雜志中風光無限的水果總裁死于癌癥,電視劇中美麗的女主角患上了癌癥,或許你也聽聞某位長輩過世的原因是罹患了癌癥,甚至被告知前幾天春晚上那個活潑可愛的小男孩還那么小竟然也患有癌癥。于是驚訝和慌亂一起襲來,我們拼勁全力想要進行反擊,一輪輪的手術、放療、化療卻仍然抵擋不住它一波又一波的猛烈攻勢,無奈的發現終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當艾米麗•懷特黑德(Emily Whitehead)還活著的消息傳來,人們看到了這場戰爭的曙光。這個小姑娘5歲就被診斷出癌癥,6歲接受了免疫治療,自7歲生日當天醒來。之后的兩年仍然身體健康,可以跟家里的小狗滾作一團,可以上學,可以學鋼琴,可以像其他孩子一樣體驗生命的美好。小艾米麗接受的是一種瘋狂的、之前從未用于兒童身上的試驗性療法:抽取6歲的小艾米麗的血液,在其中提取她的白細胞,利用改良的艾滋病毒對這些白細胞進行改造,教會它們識別腫瘤細胞并進行殺傷。改造后的白細胞又重新輸回小姑娘的體內。經歷了噩夢般的連續高燒后,小艾米麗掙脫了死神的束縛重新醒了過來,醫生和科學家們的瘋狂試驗成功了。CAR的出現使人們在對抗癌癥這一隱性又無處不在的惡魔的戰爭中,找到了扭轉戰局的契機。
0.jpg
■將嵌合抗原受體(CAR)導入T細胞中從而產生腫瘤特異的T細胞。一旦T細胞表達這種受體,便可用單個融合分子與抗原進行特異性結合并激活T細胞。大多CAR由一個抗原結合區/胞外區/跨膜區以及一個在結合抗原后能夠活化T細胞的胞內信號區組成。Gross與其同事的早前研究表明,T細胞表達的抗體單鏈的的可變區(scFv)聯合T細胞信號區能夠調控T細胞的功能和特異性。腫瘤特異性人T細胞改造和擴增技術的進步使得這一技術成為可能的治療策略。
 
 
CAR改造T細胞的優勢和信號
 
 
CAR改造T細胞:優勢
■CAR識別腫瘤抗原是以HLA非依賴的方式,這就使得經過CAR改造后的T細胞能夠跨越HLA表達下調這一腫瘤細胞免疫逃逸機制。并且由于其腫瘤識別是非HLA依賴性的,CAR的應用能夠突破病人HLA分型的限制。CAR改造的T細胞可針對任何細胞表面抗原,包括蛋白/糖和糖脂激起的多克隆抗體,這使得CAR改造的T細胞相較于天然T細胞表面受體TCR能夠識別更廣泛的目標。CAR改造能夠調節大多數T細胞亞群,包括CD4,CD8,naïve,記憶或效應T細胞。改造CAR能夠搭載一個或多個T細胞激活信號,這或許能提高T細胞的增殖/生存和裂解靶細胞的能力。不僅如此,T細胞基因改造不單局限于激活信號,還能夠設計T細胞搭載潛在的抗癌免疫調節因子(如細胞因子)以在腫瘤微環境中增強抗腫瘤效果。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這一技術能夠在相對較短的時間內產生大量有腫瘤殺傷效力的T細胞,從而使得這一技術走向臨床成為可能。
 
1.jpg
 
 
CAR改造T細胞:瞄定
■CAR的基礎設計中包括一個腫瘤相關抗原(tumor-associated antigen, TAA)結合區(通常來源于多克隆抗體抗原結合區域的scFV段),一個胞外鉸鏈區,一個跨膜區和一個胞內信號區。目標抗原的選擇對于CAR的特異性、有效性以及基因改造T細胞自身的安全性來講都是關鍵的決定因素。理想的目標抗原只在腫瘤細胞表達并且對腫瘤細胞的存活有重要意義。不幸的是表達的大多數TAA不具備腫瘤細胞限制性,從而導致“是靶向/非腫瘤”毒性的產生。歷史看來,CAR改造的T細胞只能瞄定目標細胞表面抗原。然而,瞄定細胞內抗原(通過HLA遞呈)的CAR也已經被設計出來了。
 
 
■目前應用廣泛T細胞表達的是CD19抗體,這種抗原不但表達于所有正常的B細胞表面也表達于多數惡性增殖的B細胞表面。由于CD19在造血干細胞中不表達,使用抗CD19的CAR-T細胞進行治療,其毒性也被限制于B細胞再生障礙性貧血。 這種“是靶向/非腫瘤”毒性在治療B細胞再生障礙性貧血中是可以忍受的。還有另外一些CAR-T的靶向分子,包括瞄定ERRB2(HER-2/neu)治療肺部和前列腺癌,瞄定前列腺特異性抗原治療前列腺癌,瞄定CAIX治療腎細胞癌,瞄定Lewis Y以治療肺癌和卵巢癌等等。盡管這一列表尚不詳盡,但它清晰的表明CAR-T細胞在抗腫瘤方面的廣泛應用。
 
 
■盡管大多CAR利用scFV瞄定腫瘤,也有一些利用融合了跨膜信號區的受體配體使CAR的研究更加深入的報道,其中包括anti-VEGFR2,anti-avb6,anti-Her3/4 receptor等。也有一些報道了加載NKG2D受體并CD3z鏈以增強CAR抗腫瘤效力方案的研究。其中,T細胞瞄定的是廣泛表達于多種腫瘤細胞表面的NKG2D配體。為了研究出一種“通用”的CAR,Ang和同事們開發出一種抗FITC的CAR。將FITC連接到治療性的分子上,如多克隆抗體,配體或核酸適體,能夠特異性找到一種或多種腫瘤相關抗原(TAA)以瞄定感興趣的腫瘤細胞。基因改造的T細胞能夠表達抗FITC的CAR來瞄定FITC標記的腫瘤。這種方法能夠瞄定多種TAA以限制腫瘤細胞通過下調單個靶分子進行逃逸。更有甚者,這種策略使得一種CAR治療多種腫瘤成為可能。
 
 
■CAR設計的改進和T細胞的激活無不涉及抗體識別區域親和力的增強。增強CAR抗原親和力會提高腫瘤靶向性并伴隨抗原表達的下調和T細胞激活的增加。然而Chmielewski說明,通過CAR結合抗原方式進行T細胞的最大量激活并不依賴于抗原結合的親和力。同樣值得注意的是,低親和的受體可以利用目標抗原的高低表達的差異區分不同腫瘤,能夠利用這種特性降低“是靶向/非腫瘤”毒性,從而使得CAR-T細胞的毒性限制于過表達目標抗原的細胞上。另外,在選擇高親和力的CAR抗原方面需要特別小心,一旦與抗原的結合過度緊密,效應T細胞很可能不能結合多種目標分子而限制了其殺傷效力。
 
 
■由于目前的CAR大多基于鼠源抗體的scFV進行設計,這種異源模型可能會引起不希望出現的宿主抗CAR反應。這種針對CAR的反應已有報道。其中一個阻止這種反應的策略是將scFV片段人源化或利用人源抗體設計CAR。這種CAR設計的人源化備選方案目前尚待建立,并為今后臨床前和臨床研究提供保證。
 
 
CAR改造的T細胞:信號、遷移和存續 
 
 
信號
■優化CAR設計中T細胞活化信號區仍然是爭論的焦點。第一代CAR介導的T細胞激活是通過CD3z鏈或FceRIg上的酪氨酸激活基序完成的。CD3z鏈能夠提供T細胞激活、裂解靶細胞、調節IL-2分泌以及體內發揮抗腫瘤活性所需的信號1。根據文獻報道,第一代CAR改造T細胞的抗腫瘤活性在體內受到了限制,氮氣抗腫瘤潛力已被臨床前實驗證實。只有“信號1”的T細胞反應無能,細胞因子分泌減少,增殖減少最終導致改造T細胞的凋亡。腫瘤細胞的清除還需要腫瘤細胞表面表達的共刺激信號。
 
 
■為了加強CAR激活信號并突破第一代CAR的限制,結合了共刺激結構的第二代CAR發展起來了。第一個被詳細研究的T細胞共刺激信號受體是CD28,它能夠與靶細胞表面的B7家族成員結合。基于目前的T細胞激活模型,CD28提供了T細胞激活的第二刺激信號(信號2),使源自TCR/CD3復合體的“信號1”擴大。CD28的共刺激能夠促進T細胞的增殖,IL-2的合成和表達以及抗凋亡蛋白Bcl-xL的分泌。為模擬這種T細胞的激活過程,第二代的CAR設計中同時包括了CD3z鏈的“信號1”和CD28的“信號2”。許多研究都表明,搭載了“信號2”的第二代CAR與第一代CAR相比,抗原特異性不變,T細胞增殖、細胞因子分泌增加,抗細胞凋亡蛋白分泌增加,細胞死亡延遲。不僅如此,CAR中的CD28還能夠使改造后的T細胞抵消腫瘤細胞微環境帶來的不利影響。
 
 
■使用不同的共刺激分子使得第二代CAR得到不斷發展。將CD3z信號與其他B7家族成員或腫瘤壞死因子受體家族成員成員結合設計CAR的研究已有報道。之后有研究將CD28用CD137(4-1BB)進行替換。使用CD28還是4-1BB,不同的第二代CAR究竟孰優孰劣,不同的研究者用不同的腫瘤在體內和體外的研究中得到的結果不盡相同。
 
 
■除了CD28和4-1BB之外,使用一種NK細胞受體CD244的思路也被提出來。與第一代CAR相比,這種設計能夠增加對腫瘤細胞裂解的記憶效應以及CAR介導的殺傷效應。第二代CAR的三種不同設計之間的比較尚未實施。
 
 
■為了進一步改良CAR的設計,許多研究組開始著眼于發展第三代CAR,不僅包括“信號1”、“信號2”,還包括了額外的共刺激信號。不同研究者們用不同材料開展的研究所得到的第二代CAR和第三代CAR的比較結果是矛盾的。第二代和第三代CAR之間的直接比較尚未開展,故二者之間哪種設計更勝一籌尚無定論。然而目前第二代和第三代的設計都各自已有臨床試驗的應用,后續如何仍需持續關注。
 
 
 
遷移
■基因改造的腫瘤細胞靶向T細胞必須遷移至相應位點以根除疾病。CAR-T細胞能夠遷移到腫瘤周圍這一點已經被實驗多次證實,新近的臨床試驗為這一點提供了更有力的證據:基因改造后的T細胞能夠表達次生CAR,從而定位于發病部位。來自不同研究者的結果都表明,將CAR改造的T細胞注入病人體內,CAR能夠遷移到不同的組織發揮作用。雖然CAR-T的遷移能力已經得到了實驗驗證,然而我們仍然不清楚T細胞的基因改造和體外擴增是否會對其遷移所必須的趨化因子或細胞因子造成影響。其中一個促進T細胞遷移的策略,是從改造基因以表達細胞因子受體入手。許多研究已經通過在CAR-T細胞中表達CXCR2(CXCL1受體)和CCR4(CCL17受體)來實行這一原則。除卻這一策略,找到是T細胞遷移到腫瘤位點的其他方法對于成功消除腫瘤來講至關重要。
 
 
存續
■為了成功消除腫瘤,靶向性的T細胞必須能夠在體內存在足夠長的時間。利用腫瘤淋巴細胞進行的細胞免疫研究發現,過繼的T細胞的持續存在時間與臨床療效之間正相關。調節化療可以通過多種途徑延長過繼T細胞的存在時間。最初接受CD19靶向性T細胞治療的病人沒有聯合調節性化療,這使得后續T細胞在體內的存在變得幾乎無法檢測。而之后的病人接受了聯合調解性化療的治療,過繼免疫6周后仍然能在病人的骨髓中找到基因改造的T細胞。
 
 
CAR改造的T細胞:功能和毒性
 
 
功能
■癌癥的根除需要CAR改造T細胞在過繼后能夠持續保持細胞毒性。患者體內腫瘤微環境中的Treg細胞、髓源抑制性細胞和免疫抑制分子/細胞因子會抑制外來和內源T細胞的抗腫瘤活性。早期CAR-T細胞臨床效果令人失望的原因就在于患者腫瘤微環境的抑制。有證據表明攜帶CD28的CAR-T細胞在體內能夠抵抗Treg細胞的抑制作用。然而實驗中用到的Treg(iTreg,誘導型Treg)細胞Foxp3的表達并不穩定。天然存在的Treg無論在體內還是體外都能夠抑制改造后的T細胞表達第二代CAR。輻射和化學藥物下調Treg細胞的數目從而能夠使的基因改造的T細胞清除腫瘤細胞。
 
 
■根據下述臨床實驗的報告,利用CAR改造T細胞消除腫瘤仍然是目前最有效的抗腫瘤手段。CAR-T細胞過繼后續反應的一個間接證據是“是靶向/非腫瘤”毒性的存在(如B細胞再生性貧血障礙或瞄定CD19分子而引起的低丙種球蛋白血癥)。近期利用抗CD19的CAR進行的實驗證明其過繼后能引起B細胞再生性貧血障礙。促炎癥細胞因子的增多是另外一個過繼后T細胞功能的標志。CLL(慢性淋巴細胞性白血病)病人外周血和骨髓中的促炎癥細胞因子的增多與CAR改造T細胞的擴增協同出現。
 
 
■通過對CD107a的測定發現過繼轉移的T細胞能夠在體內保持其下調目的基因的靶向性。
 
 
毒性
■“是靶向/非腫瘤”毒性遠非B細胞再生性貧血障礙那么簡單。一個結腸性轉移的患者在接受消耗性化療接連ERBB2靶向的T細胞過繼5天后死亡。推測是由于肺部聚積了大量的改造的T細胞,它們識別肺上皮少量表達的ERBB2后引起了促炎癥細胞因子的大量釋放。促炎癥細胞因子的釋放引起了肺部毒性、多器官衰竭,進而導致病人的死亡。用表達CAIX的第一代CAR治療腎細胞癌時,11例病人中有5例被報道發現了肝臟毒性。總結病因是改造后的靶向型T細胞可以識別膽管上皮低水平表達的CAIX。上述研究凸顯了在相同時期與正常組織相區別的特異性靶向抗原的重要性。
 
 
■來自凱特琳癌癥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有一位病人接受T細胞過繼兩天后死亡,在綜合考慮了所有臨床數據包括尸檢結果后發現引起病人死亡的原因在于感染而非過繼的T細胞。盡管如此,基于安全性的,該中心將T細胞過繼調整為化療后兩天。用調整后的方案為5位病人進行了CAR-T細胞治療沒有再出現不良事件。
 
 
CAR-T細胞試驗與未來挑戰
 
 
第一代CAR-T細胞試驗
■第一代CAR改造的T細胞的有效性已經有多家單位開展臨床實驗進行檢驗。總體說來,早期利用第一代CAR-T開展的臨床試驗沒有表現出顯著的有效性。不僅如此,這些實驗間在許多方面都有明顯差別,包括目標基因選擇,基因轉導方式,體外擴增方式,細胞數量,IL-2的用量以及調理治療選擇。
 
 
■盡管如此,在促成有效的CAR-T細胞治療方面,這些實驗為我們積累了寶貴的經驗。Lamers報道了他們用抗AIX的CAR-T聯合或不聯合IL-2注射的方案治療轉移性腎透明細胞癌的經驗。輸入CAR改造的T細胞導致了8個病人中的5位出現肝臟毒性。總結原因,很可能是CAR-T對膽管上皮CAIX的靶向造成的。另外三位病人在接受T細胞輸入前預先進行了抗CAIX單克隆抗體的注射(以封阻正常肝組織中CAIX的表達),接受這種修改方案治療的病人并沒有表現出肝臟毒性。參與該實驗的病人體內CAR改造T細胞的持續時間受限,也沒有出現可見的臨床反應。重要的是,這一治療能激起病人體液和細胞抗CAR的反應,這或許能夠解釋改造T細胞不能持續存在的原因。
 
 
■Kershaw描述了用抗葉酸a受體的CAR改造T細胞治療卵巢癌的14位病人的情況。大多數病人接受了IL-2皮下注射(n=8)并表現出IL-2的毒理反應。與Lamers的實驗相同,用放射性銦標記T細胞發現,改造后的體細胞存續時間有限并且腫瘤定位受限。有三位病人(除去檢測的六位病人)沒有觀察到治療反應和抑制因子的出現,改造T細胞體外針對葉酸受體的抗腫瘤反應下降。
 
 
■Park報道了用CAR改造的L1-CAM(L1細胞粘附分子,CD171)CD8+細胞過繼治療神經母細胞瘤的六位病人的情況。與大腫瘤負荷的病人相比,腫瘤負荷較輕的病人沒有觀察到明顯的臨床反應,但外周血中的T細胞存續時間增加(通過Q-PCR檢測)。
 
 
■Till與其同事報道了用CD20靶向的CAR-T細胞過繼治療難治或復發性惰性NHL的七個病例。第一批試驗中,沒有觀察到臨床反應且T細胞存續時間有限。第二批試驗中,接受了IL-2皮下注射的患者體內改造T細胞的存續時間延長。通過正電子發射斷層掃描(pet),第二批試驗中有一位患者部分緩解還有一位患者腫瘤代謝活性下降。
 
 
■Louis和Pule分別用病毒和非病毒特異的兩群GD2靶向的CAR-T細胞治療19位神經母細胞瘤患者。3例患有活動性疾病(骨或骨髓疾病)的患者在接受過繼后達到完全緩解,其中兩位在接受T細胞注射1年和4年檢測時仍然保持完全緩解。改造T細胞的存續時長視注射物中輔助細胞(CD4+)和中心記憶((CD45RO+CD62L+)細胞比率多少而定。而病毒的特異性對基因改造T細胞的存續沒有影響。不僅如此,改造T細胞的存續時長與卓越的臨床效果相關。
 
 
■Jsen等人用CAR改造的T細胞治療4位反復發作NHL(非霍奇金淋巴腫瘤)患者。兩名彌漫性大B細胞淋巴瘤的患者在接受了自體造血干細胞移植后又接受了CD20特異性CAR的 CD8+細胞毒T細胞的治療。兩名濾泡性淋巴瘤患者接受了CD19特應性CAR的多克隆T細胞和低劑量IL-2皮下注射治療。改造T細胞的體內存續時間仍然有限,兩名病人體內抗轉基因的細胞免疫反應明顯,沒有發現可見的臨床反應。
 
 
第二代CAR-T細胞試驗
■臨床數據數據預示了這一領域的廣闊前景,許多研究中心利用第二代CAR改造的T細胞開始了臨床研究。Kochenderfer對利用針對CD19加載了CD28的第二代CAR治療NHL病人進行了報道。這位患者在接受了改造T細胞并IL-2治療后又接受了包括環磷腺苷和氟它拉賓的調理治療,這種治療使得患者得到了淋巴細胞瘤部分緩解(直至32周),繼發B細胞再生障礙性貧血至39周,血液中CAR-T細胞持續存在至27周。
 
 
■Savoldo用CAR-T細胞治療復發或難治的NHL患者,共六例。非預處理的患者同時接受同樣針對CD19的兩種T細胞,第一代CAR和加載CD28的第二代CAR。試驗結果顯示出加載了CD28的第二代CAR改造的T細胞出色的存續、擴增和病灶靶向遷移的能力。遺憾的是,這一實驗中并沒有顯示出腫瘤的持續消退。
 
 
■又有用針對CD19加載CD28的第二代CAR治療9例患者(8位CLL,1位ALL)的試驗。除了1位病人在接受T細胞過繼兩天后死亡之外,其他患者均對過繼的T細胞能夠很好地耐受。其中六位患者在T細胞過繼之前接受了環磷酰胺治療。化療能夠增加改造T細胞的存續時間但外周血中的腫瘤負荷卻與之成反比。四名霍奇金氏淋巴瘤患者中有三位在T細胞過繼后接受了化療,其中一個名患者治療后通過臨床和影像學分析腫瘤明顯減少。一名急性淋巴白血病(ALL)患者在接受異體造血干細胞移植錢出現了B細胞再生障礙性貧血。改造T細胞具備向病灶遷移的能力(骨髓、淋巴結、肝臟)并能在體內保持細胞毒性。
 
 
■Kalos和Porter,June與其同事描述了用靶向CD19加載4-1BB的二代CAR治療三名CLL病人的情況。在這一研究中,在T細胞輸入前病人接受了化療。令人驚異的是,過繼后經改造的T細胞能夠擴增至1000倍,并遷移到發病部位(骨髓),過繼后6個月仍然能在體內檢測到高表達(用流式細胞術和Q-PCR檢測外周血和骨髓)。三位患者都對治療響應,兩名完全緩解,一名部分緩解。腫瘤裂解效應與外周血中CAR-T細胞的數量和促炎癥細胞因子的水平直接相關。另外,B細胞再生障礙性貧血、漿細胞數量下降和低丙種球蛋白血癥在這些病人中都非常顯著。
 
 
第三代CAR-T細胞實驗
■有一位患有結腸癌的病人接受了ERBB2靶向的第三代CAR(CD28/4-1BBCD3z)的治療。病人在接受改造T細胞輸入后連接化療(環磷酰胺、氟達拉濱)后第五天死亡。改造T細胞的“是靶向/非腫瘤”靶向致使促炎癥性細胞因子大量釋放,引起肺部毒性,多器官衰竭最終導致病人死亡。
 
 
未來的挑戰
■腫瘤免疫治療的終極目的是治愈腫瘤的同時又沒有傳統治療的毒性。CAR改造T細胞的臨床前和早期臨床研究使得這一目標變得不再遙不可及。用CAR-T細胞治療癌癥有多重優勢:靶抗原的非HLA依賴,對多數病人具有廣泛適應性,能夠規避腫瘤逃逸并能短時間內擴增腫瘤特異的T細胞群。這一技術的成功應用需要分離特異性表達于腫瘤細胞的靶抗原從而降低技術本身的毒性引發的風險。另外,根據新近的臨床報告,這一治療成功的先決條件是過繼轉移后的CAR-T細胞能夠在體內持續存在。已經利用小鼠模型證明,多次注射改造后的T細胞能夠人為延長T細胞生存時間并增強抗腫瘤效力。然而這一技術應允許一次T細胞輸入即可終生保持其增殖、存續和嚴格的靶向細胞毒性。并且這一技術根本而言效率不高且價格昂貴。對腫瘤靶向T細胞存續相關因子的研究仍需繼續深入,信號、腫瘤負荷、調節性化療、T細胞表型以及補充性細胞因子的研究都牽涉其中。不僅如此,據現有觀點看來,許多早期實驗已經證明免疫系統會對過繼的細胞發生反應。這種現象的存在會限制過繼細胞的存續時間和效力也就不足為奇了。更進一步來說,這一療法的成功應用也使針對弱免疫原性、免疫耐受和/或免疫抑制誘因的研究變得不可或缺。
 
 
■近期報道了這一技術在治療血液系統惡性腫瘤中的成功應用,如何將該技術用于實體瘤的治療尚待進一步研究。早期的研究著眼于穩定產生腫瘤靶向的T細胞,而腫瘤周圍抑制性的微環境卻可能使CAR-T細胞變得毫無效用。因此,未來這一療法的研究方向在于產生能夠抵抗腫瘤微環境中免疫效應分子對CAR-T細胞的抑制和對其凋亡的誘導。不僅如此,除了要抵抗宿主的腫瘤微環境,這一療法還應該能夠調動內在抗腫瘤反應的功能。對腫瘤細胞單個抗原的瞄定可能不是腫瘤負荷降低的初始原因,其對缺乏這一靶抗原的腫瘤細胞擴增的篩選才是。因此,盡管對T細胞的基因改造允許我們特異性靶向腫瘤細胞并且可能克服宿主腫瘤微環境的抑制,同時又不牽涉免疫系統內源因子的招募和激活,但仍然很可能不足以治愈大多數病人。未來我們需要CAR-T細胞激活內源抗腫瘤反應(如TILs,NK細胞,先天免疫系統)。如果這一策略有效,內源性抗腫瘤反應的激活會引起表位擴展這一觀點才有說服力,腫瘤才能得到根除。
 
 
■盡管困難重重,這一領域在相對短的時間內有了長足發展,所有腫瘤療法的是否成功的唯一在于它們在臨床患者身上的療效。為了全面判斷這一療法的有效性,有必要實施多中心聯合臨床試驗,而需要大量人力和資金支持。
 
 
■這里,我們用一張圖簡要列出成功運用CAR-T細胞免疫療法治療癌癥的重點要素。目標基因,信號區,遷移能力,持續性,功能限制,病人的病情甚至調節機制,每一項都至關重要。這一療法未來的重點人在于改進CAR-T的設計以克服腫瘤微環境的限制并激發抗腫瘤的內在力量。
2.jpg
 
■當然,資金的限制也曾為領域內的研究者們造成一定困擾。然而這一療法在2013年的美國血液年會上一夕爆紅,如今早已成為投資界頂級主題。動輒上億美元的海量資金注入早已將這一障礙消除殆盡。目前需要擔心的恐怕不是資金的短缺,而是估值過高所帶來的風險。無論如何,CAR-T免疫療法潛力巨大,未來的路將走向何方,我們拭目以待。
劉海燕博士 編譯
(全文完)
參考文章:
 
Curran, Kevin J., Hollie J. Pegram, and Renier J. Brentjens. "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s for T cell immunotherapy: current understanding and future directions." The journal of gene medicine 14.6 (2012): 405-415.
 
閱讀次數:  

發表評論

日本乒乓球